主页 > X旺生活 > 洗拿之姪 他拥有赛车界最着名的姓氏 >

洗拿之姪 他拥有赛车界最着名的姓氏

时间:2020-07-21 编辑:

Bruno Senna以史上最伟大车手的外甥身分来到F1,本刊看到这个人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──并且自他信可以应付压力。

伦敦滑铁卢车站外正是尖峰时间,交通处于打结状态,面无表情的生意人沿着人行道川流不息、忙着应付另一场金融授信紧缩灾害的简报。现在是上午9点、这座首都典型的灰色11月日子,确实是典型的,直到一顶蓝色的棒球帽出现、穿过拥挤的人群,帽缘往下压低、以在冬季的冷冽寒风中保护着它的主人,他修长的身躯有意识地挤过来往的行人,正如他的外貌,从他身上看到了一些你挥之不去的相似性:深色的卷髮、深邃的棕眼……他的名字或许是Bruno,但是这个人确实也叫做Senna,两者有着不可思议的共通性。

洗拿之姪 他拥有赛车界最着名的姓氏「如果我赢了,我希望是靠实力所得…」Bruno Senna摄于伦敦南岸,2008年11月。

想到「Senna」,脑中会浮现什幺?或许是紧皱的眉头?或是救世主般的强大?你会想到与队友之间的争执、还有最后在1994年圣马利诺站撞车身亡,那是赛车界最负盛名的姓氏──也可能是每位年轻车手在踏入这项运动时肩上最重的担子,有点像是踏入足球场时背上写着「小Pele」(球王比利)、或者是登上拳击擂台时短裤上写着「Ali」(拳王阿里),有哪位被叫做Senna的年轻车手可以若无其事地表明身分、或是在历史上佔到自己的一席之地?当Bruno告诉妈妈Viviane说他想要追随舅舅的脚步时,这正是他所要面对的一个难题……

Lewis Hamilton常常在访谈中提到Ayrton,他说他感觉「有一种连结」,那会令你生厌吗?

我认为Lewis并不是刻意拿他自己做比较,他很有自信、又很有才华,所以他并不需要那样做;无论如何,我认为他那样做并不是负面的,我认为他并非在说他比Ayrton好,因为他自己也是个大粉丝。

那会给你更大的动力要在赛场上击败Lewis吗?

我的动力是要在赛场上对抗世界最棒的车手,如果Lewis是最棒的──他是世界冠军──那我就想和他比赛,如果你可以击败像他那样的人,你就会知道你真的很棒。

如今Ayrton对你的意义为何?

他是我的学习参考,我像许多人一样自我期许可以像他那样、在所属的领域中创造成功的人生;幸运的是,我并不需要付出像他那幺多的努力,因为我们整个家族处理人生的方式都很类似,那确实就是Senna的家风。

对你而言,他是「Ayrton舅舅」或是「赛车手Senna」?

他是Ayrton舅舅,永远都是;当我想到他的专业方面时,没错、他是赛车手Ayrton,但大部分时候我都以家人来看待他,当我还很小的时候,我的个性有点内向,但他仍然就只是我的家人。

洗拿之姪 他拥有赛车界最着名的姓氏看起来很像?Bruno拥有与他舅舅一样的卷髮、棕眼、以及钢铁般的自信。

他有没有什幺特别令你珍视的回忆?

其实没有,有的只是许多普通生活的回忆。对我来说,我很容易忆及我们在安格拉海边小屋度假的时光,因为我们常常骑水上摩托车比赛,或者一起到农场去比赛卡丁车,Ayrton是个很顾家的人。

你还会去Ayrton的农场吗?

只要我人在巴西,我都会回去那里,那里距离圣保罗大约一个半小时车程,我的外公仍然每週都会去;那里那是个很漂亮的地方,那里的卡丁赛道也很有驾驶乐趣。今年如果我有参加Felipe Massa举办的卡丁慈善赛──现在是在芙罗莉亚诺波里斯──我就会在那里过年,儘管我还没跟我外公提到这件事!

他的死,会在任何层面影响到你对赛车的企图心或是热情吗?

我的企图心,会,当我知道他死了的时候,我立即明白我不能再比赛了,因为环境已经不允许我说:「嘿!我要去开卡丁赛车。」我并没有因此对赛车或是类似的事情变得恐惧,但那就是会变成一个我们永远不再提及的话题,我只能放弃、去别条路。

当你说你想要赛车的时候,你的妈妈怎幺说?

我对比赛和汽车的热爱从来不曾消褪,我的母亲也知道,但当我告诉他说我要参加赛车时,她依然相当惊讶,她认为那要等到我18岁才能做,她认为那是一个阶段。大约一年之后,当我在卡丁比赛中撞断五根肋骨时,她体认到我是认真的。

如今你的母亲怎幺看待你的赛车生涯?

回顾过往,如今她接受了,所以我们应该直接放眼到车子上,但是你很容易可以往回看、并决定你应该去走不一样的路。当我开始比赛时,她非常担心安全的问题,如今我想她是担心成功的问题!

过去四年,你的家人是怎样支持你的?

我的外公仍然不太希望我去赛车,但是家里其他每个人都是100%支持我。在我2008年的比赛中,我的妈妈只有两场没有亲自来;我的妹妹Bianca当我的经纪人,我的姐姐Paula来和我一起住在伦敦,她很爱艺术、但是杂乱无章,她恐怕会把我搞疯掉!

洗拿之姪 他拥有赛车界最着名的姓氏 

如果你没有这个在赛车界最着名的姓氏,你能够走到这幺远吗?

Senna这个姓氏帮助我找到赞助商、让我可以赛车,但我如果没有这个姓氏、而仍然有钱的话,我还是会走同样的路;我并不是靠我的姓氏而在GP2系列赛拿到亚军的,我是因为有能力才会做到。

多年来,Bruno一定被问过无数有关Ayrton的问题,人们想要探究他失去一位近亲的原始情感、而那位近亲又是世界知名的超级巨星,但是他不疾不徐、耐心地回答每个问题,他的手部动作很慢、但是慎重,他的回答很有深度、有别于现役的车手,他有一种从容不迫的自信、掩饰了他只跑过四年赛车的事实,他并没有参加过正式的卡丁比赛,他从来没有像Hamilton、Fernando Alonso以及Michael Schumacher那样战斗过,在2004年的时候,Bruno原本预期会在他外公于圣保罗的汽车公司里谋得一职、以善用他的企业管理学位。

如今他是GP2亚军──而且即将登上F1,但是他并不会主动让你知晓。当Bruno笑的时候,他的脸上闪耀着开怀、和煦的笑容,回答到一半时,他兴致勃勃地问:「你有在电视上看过我吗?我是说我首次在电视节目中亮相…」他迫切渴望地想让人们看到他的好表现,他就只是想要留下印象,正如同──业界传闻的──他就像是F1的另一个希望……

你还记得你参加第一场比赛时的感觉吗?

很紧张!我前一天晚上失眠、而且整个周末都胃痛,那是2004年的BMW方程式比赛,然后直到2005年中、我的第一个F3赛季,神经才慢慢平静、而信心开始攀升。由于我太紧张,我的第一年赛季对我来说彷彿有三年那幺长!

洗拿之姪 他拥有赛车界最着名的姓氏 

你从来没有正式参加过卡丁比赛,那会令你产生犹疑吗?

我认为卡丁赛车对于你了解驾驶与比赛的基础是非常重要的,但我认为并不是绝对必须要跑、甚至花上10年,因为卡丁车的驾驶风格和技术应用与真正的车子并不相同。我从5岁到10岁时跑过一些卡丁──我参加过一场比赛,我在那场比赛以可观的差距获胜,其他时间我都只是在练习。

未能赢得GP2锦标冠军,会否不利于你赛车生涯的下一步?

不会,如果我赢了,我可能会有更多商谈进入F1的本钱,但是那个锦标赛对我来说充满了不好的意外,我确信:当我找人商谈进入F1的机会之前,对的人就会知道当时发生了些什幺状况。

讲到不好的意外,你在土耳其站以240公里的时速撞到了一只狗,在碰撞之前,你的脑中闪过什幺念头?

想怎幺闪过牠!我从看到牠、确认牠、体认到会发生什幺状况、然后做出反应,总共可能只有0.3秒,但在现实中,当一只狗跑在你的路线上时,没有人能够在那一眨眼的速度中闪过牠。那次造成了大约33000英镑的车损。

在你的赛车生涯中,最满意的胜利是哪一次?

我想一定是2008年的摩纳哥站,Pastor Maldonado整个贴着我、很难把他压在后面,因此当我冲过终点线时感觉太棒了,那对于保持我们家族的纪录也是很棒的,因为全巴西只有Senna家的人在摩纳哥获得优胜;当我还小的时候,我记得我看着Ayrton登上那里的阶梯,我一直希望我也能亲自站上去!

洗拿之姪 他拥有赛车界最着名的姓氏 

你与Bernie Ecclestone(F1商业主席)的关係如何?

相当好,我们从2006年以来就谈过许多事,当时我在英国F3锦标赛拿到季军,我儘可能努力常常与他碰面、好让他知道我赛车生涯的最新进展;但我并不会向他索求好处、例如:「你可以帮我找机会吗?」我只是尽我所能向他学习。

Ayrton的老朋友、像是Gerhard Berger(前队友)与Ron Dennis(McLren老闆),有跟你谈过些什幺吗?

Gerhard是我赛车生涯中的一位关键人物,他从一开始就在帮助我,并且总是给我一些难关考验、以看我如何去克服,那对我而言是完美的方式,因为我开始赛车的起步很晚,因此必须施加更多的压力。至于Ron则是帮了Ayrton Senna基金会(该家族所创立的慈善机构)很多;当我在2004年圣马利诺站见到他时,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:「对于F1车手来说,你的个子太高了。」他很快就给出了看法!

洗拿之姪 他拥有赛车界最着名的姓氏 

你认为你现在已经準备好进入F1了吗?

我只有在我感觉準备好参赛F1时、才会参加测试,F1最大的挑战在于机械技术方面,我在赛车的这方面向来都很好,但是F1的等级高了很多,GP2与F1的赛车落差很大。我第一次尝试的经验很不错,因为并没有太多需要表现的压力──你不会期望一名车手在首次驾驶F1时就做出惊人的圈速,第一次大概都还在折服于那种马力。

那你认为你可以获致怎样的成就?

那取决于我的机会,我已经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了很大的成果,但只有在F1才能够证明一切,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在F1获致成功,因此,只要有好的车子、好的车队,我相信我可以赢得比赛、经常获得积分,如果我赢了世界冠军,我希望是靠实力所得,我并不希望我只是因为有一辆比别人都好的车子才当上冠军。

洗拿之姪 他拥有赛车界最着名的姓氏 

人们对你在F1有着多大的期许?

我想,假如Felipe Massa赢了世界冠军,对我来说或许会比较轻鬆一点吧!巴西人对于他们的运动员要求非常高,他们也会在我身上加诸许多压力,他们将会从一开始就拿我跟Ayrton比较,但是我不会放在心上,我走上这条路是因为我爱它,并不是我想要填补历史或是取代Ayrton。

对于一个经营自己的运动员来说,F1是一个险恶的环境,而对于将会持续被拿来与史上最崇高的赛车手比较的Bruno来说,更是双重的险恶。当Ron Dennis告诉他说他不适合时,那就是隐约以父执辈的身分所提出的建议,但Bruno是个有决心、有智慧的人,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要对抗的是什幺,而他似乎不为所动、没被吓倒,完全没有。

洗拿之姪 他拥有赛车界最着名的姓氏 

当Bruno消失在城市中之后,本刊上了YouTube网站去搜寻他首次在电视上亮相的片段:倾盆大雨中,他在北威尔斯溼滑的赛道上轮流狂操Nissan GT-R与Porsche 911 Turbo,他还一直对着车内摄影机聊天、说笑,这一幕令人想起Ayrton舅舅于1991年在铃鹿赛道上驾驶Honda NSX时的场景,「如果你觉得我很棒,你应该去瞧瞧我的外甥。」这是Ayrton于1993年着名的一段爆料,而他极少出错。

  猜您喜欢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