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T逸生活 > 也是《索命黄道带》,不过不是你想的那个 >

也是《索命黄道带》,不过不是你想的那个

时间:2020-06-16 编辑:

也是《索命黄道带》,不过不是你想的那个

  2007年大卫‧芬奇(David Fincher)耗资6500万美元製作了《索命黄道带》(Zodiac),剧情描述六O年代美国连续杀人犯「黄道带杀手」犯下的着名悬案。不过在《索命黄道带》上映的三十多年前,其实还有另一部描写该案、耗资仅13000美元的电影《黄道带杀手》(The Zodiac Killer)。1971年该片上映的不到一个月前,杀手又寄了两封信给《旧金山纪事报》,再度引起社会恐慌。

  这部迅速完成的「剥削电影」由连锁披萨店老闆、製作人兼导演汤姆‧韩森(Tom Hanson)出资製作,上映期间也正是兇手最为猖狂的时期。但最疯狂地是,韩森并非想用电影捞钱,而是希望藉由电影来抓到兇手,他们甚至还在戏院设置了重重陷阱。

也是《索命黄道带》,不过不是你想的那个

  韩森在后来的访谈中,解释了选择旧金山作为首映地点的原因:「当时电影準备在旧金山上映,那里正好是黄道带杀手最活跃的地区,半年期间大约每17天就会有报社收到兇手信件。我知道杀手仍在此地,甚至处心积虑计画下一桩案件。这就是为何我选择旧金山的原因,我认为他会带着那噁心扭曲的思想来到戏院观看描写自己的电影,这也是为什幺我在戏院设置圈套。」

  韩森设计的陷阱是一个头奖为摩托车的填字抽奖游戏,他希望用这种方式取得兇手的手写样本,并目击或抓到可能的嫌疑犯。他继续解释整个过程说:「我说服川崎(Kawasaki)给我们一辆摩托车当作奖品,每个买票进场的观众都会拿到一张黄色抽奖卡,他们可以在上面填写『我认为黄道带杀手杀人是因为__』里的空格。」

  「我还在剧院大厅二楼打造了一个摩托车展示平台:摩托车在平台上方,前面设有投进抽奖卡的箱子,平台底下看起来无法容纳任何东西,但其实里面躲了一个人。因此,如果一张抽奖卡上面写着可疑的字眼,平台底下的人就会按下按钮提醒所有人警觉。我还找了另一个人躲在冰箱里、一个人守在街道对面、一个人在戏院里,还有一个人在办公室,而我们随时保持警觉心。」

也是《索命黄道带》,不过不是你想的那个

  韩森一伙人趁着金门戏院(Golden Gate)经理不在现场时设置陷阱,还把一个内部已经完全挖空的大冰箱拖进戏院,冰箱虽然有点狭窄但至少能透风,还可以容纳一个人躲在里面。戏院经理看见后自然不明白冰箱的用途,机灵的韩森则胡乱编造一个说法,成功掩盖其真正的用意。陷阱的运作情况是像这样:如果有一张可疑的卡片被丢进抽奖箱,平台底下的人收到就会立刻发出警告,而躲在冰箱里的人则探头出来看他的长相,其他人则随时待命抓住他。

也是《索命黄道带》,不过不是你想的那个

  韩森说:「人们来戏院看电影,写下抽奖卡想赢得免费的摩托车,然后我们就能看这些人是谁。当然抽奖卡也经常乱写些废话,例如「我认为黄道带杀手杀人是因为『人们对他很坏』。接着在上映后的第五天或第六天的晚上,我不太记得确切日期,有一张抽奖卡丢进箱子里,上面写着:『我在这里,黄道带杀手敬上』。」

  韩森在访谈表示,他认为黄道带杀手很可能真的去看了电影,但在紧要关头时刻他们却搞砸了,并没有人看见他的样貌。原因是躲在冰箱的雷‧坎特雷尔(Ray Cantrell,也是这部电影的编剧之一)由于过度闷热已经奄奄一息,根本来不及反应看是谁投下了抽奖卡。再加上当天戏院观众很多大约有五十个人左右,因此守在戏院的其他人也没办法确定是谁投入了那张抽奖卡。

也是《索命黄道带》,不过不是你想的那个

  至于电影《黄道带杀手》本身虽然称不上最好的剥削电影,但作为廉价成本的电影它确实吸引了观众目光,甚至还有一些奇怪到令人发笑的片段。然而,在那个人心惶惶的年代,或许没有人会真正的笑出来。

电影资讯

《黄道带杀手》(The Zodiac Killer)-Tom Hanson,1971

图片出处:Temple of Schlock@blogspot

  猜您喜欢的文章